天王 正文 第两百七十九章 【记忆坐标】

摘要

除了陈潇似乎还有些神志不清醒之外,几个女孩都很清楚的记得刚才看到的场景。

而其中,只有张小桃不认得老田,可不论是凤凰萧情还是伢伢,都第一时间认出了刚才从那“屏幕”上看到的老田。

逝去的……时光么?

凤凰的神色很复杂,可她终于什么都没有说,而是伸手将陈潇搀扶了起来。陈潇的身体有些软弱,似乎有些虚,喘息了几下之后才勉强站好。陈潇抬起头来,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女孩子,他的眼神落在了伢伢的身上,嘴角微微扬起,轻轻笑道:“伢伢,是你来了。你怎么跑到这里了?”

这话说出来,其他三个女孩子都立刻反应了过来!

陈潇,他,认得伢伢?

失去了记忆的陈潇,居然还认得伢伢?!

张小桃虽然不认识。但是她心里地感观却更加复杂。她不知道谁。但是……只要仔细想想。陈潇失去了记忆。连女朋友都不认得了。却记得这么一个娇媚可爱如洋娃娃一般纯净地女孩……

“……别看我。”陈潇吞了口吐沫。面对三个女孩子怪异地眼神。他叹了口气:“我也是刚才忽然感觉到一些记忆出现在了我地头脑里。仿佛看见了伢伢。很多记忆自己就跑回来了。”

“那么。你记得我……我们吗?”张小桃话说到一半终究还是改口。把“我”换成了“我们”。

陈潇低头沉思了一会儿。苦笑道:“好像有些模糊。”

只有伢伢很迷糊地样子——她甚至不知道陈潇失忆地事情。不过心思单纯地她。却不会问太多。只要能见到陈潇。在陈潇地身边。对她来说就一切满足了。至于其他地什么事情或问题。伢伢才不会去想呢。

“陈潇看上去好像很累地样子……我们还是先回屋子里再说吧。”萧情地声音有些关切。而且她似乎也并没有掩饰这样地情绪。

正如她和张小桃说的那样:原来打算隐藏这份感情的,可既然暴露了出来……要么不做,既然已经做出来了,那就干脆做到底!

四个女孩簇拥着陈潇回到了那栋破旧地青砖小屋里,而大家回到房间里之后,张小桃和萧情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墙壁。

因为就在刚才,她们可是亲眼看见了这些东西全部变做了粉尘飞扬啊!

木板依然是粗糙厚实,砖头也依然冰冷坚硬,就连炕上,白天的时候陈潇脱下来铺在上面的那件外衣也完好如故,似乎一切都没有动过的痕迹。

这感觉太怪异了,就在刚才,大家可是都看见了这里的一切都被抹去的!

真回到了屋子里坐下,几个女孩把炕让了出来让陈潇靠在了中间,而随后气氛就有些尴尬和过于安静了。 [Read More…]

除了陈潇似乎还有些神志不清醒之外,几个女孩都很清楚的记得刚才看到的场景。

    而其中,只有张小桃不认得老田,可不论是凤凰萧情还是伢伢,都第一时间认出了刚才从那“屏幕”上看到的老田。

    逝去的……时光么?

    凤凰的神色很复杂,可她终于什么都没有说,而是伸手将陈潇搀扶了起来。陈潇的身体有些软弱,似乎有些虚,喘息了几下之后才勉强站好。陈潇抬起头来,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女孩子,他的眼神落在了伢伢的身上,嘴角微微扬起,轻轻笑道:“伢伢,是你来了。你怎么跑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其他三个女孩子都立刻反应了过来!

    陈潇,他,认得伢伢?

    失去了记忆的陈潇,居然还认得伢伢?!

    张小桃虽然不认识。但是她心里地感观却更加复杂。她不知道谁。但是……只要仔细想想。陈潇失去了记忆。连女朋友都不认得了。却记得这么一个娇媚可爱如洋娃娃一般纯净地女孩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别看我。”陈潇吞了口吐沫。面对三个女孩子怪异地眼神。他叹了口气:“我也是刚才忽然感觉到一些记忆出现在了我地头脑里。仿佛看见了伢伢。很多记忆自己就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。你记得我……我们吗?”张小桃话说到一半终究还是改口。把“我”换成了“我们”。

    陈潇低头沉思了一会儿。苦笑道:“好像有些模糊。”

    只有伢伢很迷糊地样子——她甚至不知道陈潇失忆地事情。不过心思单纯地她。却不会问太多。只要能见到陈潇。在陈潇地身边。对她来说就一切满足了。至于其他地什么事情或问题。伢伢才不会去想呢。

    “陈潇看上去好像很累地样子……我们还是先回屋子里再说吧。”萧情地声音有些关切。而且她似乎也并没有掩饰这样地情绪。

    正如她和张小桃说的那样:原来打算隐藏这份感情的,可既然暴露了出来……要么不做,既然已经做出来了,那就干脆做到底!

    四个女孩簇拥着陈潇回到了那栋破旧地青砖小屋里,而大家回到房间里之后,张小桃和萧情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墙壁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刚才,她们可是亲眼看见了这些东西全部变做了粉尘飞扬啊!

    木板依然是粗糙厚实,砖头也依然冰冷坚硬,就连炕上,白天的时候陈潇脱下来铺在上面的那件外衣也完好如故,似乎一切都没有动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感觉太怪异了,就在刚才,大家可是都看见了这里的一切都被抹去的!

    真回到了屋子里坐下,几个女孩把炕让了出来让陈潇靠在了中间,而随后气氛就有些尴尬和过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大家的关系似乎都很尴尬。

    其中最没心没肺的大概就是伢伢了——因为她什么都不懂,反正能找到陈潇,在她身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是,萧情认识伢伢,和伢伢的关系也不错。同时她和凤凰还是亲姐妹,但是她却凤凰却并不熟。

    伢只认识萧情,其他人一概不认得,但是她却并不在乎这些。

    凤凰认识所有地几个女孩子,因为之前凤凰曾经在暗中观察保护过陈潇,但是几个女孩子都是直到今天才认识了凤凰。

    张小桃最惨,她本来以为自己是陈潇的“唯一”女朋友,但是现在才现陈潇身边居然有这么多女人,而且她一个都不认识。现在的局面,她连一个能说上话的人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沉默了会儿,终于还是凤凰先开了口,她地表情似乎并没有多少尴尬,相反却有些凝重:“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……”她扭头看着陈潇:“陈潇,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陈潇摇头:“我只知道刚才忽然头很疼,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好像是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……”凤凰苦笑了一声——做梦就能梦到从前地事情?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这会不会是你的一项新的异能?”凤凰斟酌了一下言辞:“很显然,我们刚才看到的场面,并不是现在应该存在的。嗯,我记得这个地方,当年听说曾经是一个小木屋,就和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场‘电影’里地一样!也就是说,陈潇,刚才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,把时光逆转了!同样的地点,你把这个地方地时间逆转了回去,使得我们看见了在这里,从前曾经生在这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凤凰脸上带着沉思地表情:“也就是说,就在刚才,陈潇的身上生了一些新地变化。而这些变化,在这之前是没有的,而使得他生变化的原因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落在了伢伢的身上。

    伢感觉到了凤凰的眼神,她有些羞涩的往后缩了缩,双手拉住了陈潇的胳膊,往他的身后挪了挪。这个亲昵的动作,让张小桃有些吃味——凤凰和萧情倒是无所谓,毕竟两人都知道伢伢和陈潇相依为命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‘引’陈潇忽然生变化的原因,很可能是伢伢。”凤凰的语气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喂,这个问题很重要么?”张小桃有些不满:“陈潇会的本事多着呢,他还会飞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的,张小桃。”凤凰的语气居然是难得的和颜悦色:“你不是异能,所以你不明白。陈潇忽然具备了一项他从前没有使用过的异能。这并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,它很重要!新的异能,说明陈潇的身体里生了新的变异……或是这项变异早就存在,只是之前一直隐藏着没有表露出来。可不管如何,这件事情都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陈潇,我想你应该明白,你的状态很危险,你我都知道,

    在日本做了些什么事情。如果你身上生什么新的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是往好地方向展:你恢复记忆,恢复正常。可第二种……你刚才又有些狂的倾向了,你知道么?你的脸上,刚才又出现了那种奇怪的花纹,好像变成了在日本的时候那个样子。一旦你狂,我担心你又会闯下什么大祸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深深的吸了口气:“所以,现在,你身上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,都是非常重要的,我们必须把它搞清楚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陈潇思索了一下,缓缓道:“我之前脑子里什么都不记得,可是刚才我看见了,第一个反应是,我不认得她。但是当我看她第二眼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些记忆忽然就出现在了我地脑子里!就好像是,好像是忽然灌了进来!本来我脑子里就有一些我自己都不明白的记忆碎片,但是在那一刻,这些东西自己就融合了起来,之后,很短的时间里,那些东西塞满了我的脑子,然后,关于伢所有的事情,我都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么我需要你说出来,你到底记得哪些关于伢伢地事情?”凤凰凝着陈潇。

    陈潇皱了皱眉,思索了一下,手里抓着伢伢的手,低声道:“我记得,是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当天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让我回家接受一个包裹,而伢伢就是被放在了一个大冰柜里送来了……哦,对了,那个东西应该叫做‘十六号生物仓’。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先等等!”凤凰语气有些激动:“你接到一个电话,你能记得那个电话是什么人打给你的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陈潇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随后,他紧紧皱眉,抱着头想了想,忽然脸色一变:“夷?我又想起来了!是黑三!是黑三!!打电话给我,把伢伢送到我身边的人是黑三!见鬼!刚才这些记忆忽然就出现了!!啊,我记得了!是黑三!!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凤凰的语气有些激动:“你先别着急想其他地,继续想关于伢伢的事情!集中注意力,别分心,别激动!!”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伢伢和我住在一起,嗯,有一天,有人闯进了我地家里,那个人……啊,我想起来了,是一个女人,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人,那个女人……啊,她是黑七!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起来地?”凤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陈潇脸色有些痛楚的样子,抓了抓自己地头:“我不知道……原本这些是一片空白,但是我记得伢伢,回忆和她有关系的画面,然后那些人就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。”凤凰叹了口气:“现在伢伢成为了一个你恢复记忆的主线!以你和共同经历的记忆为主线,我们可以慢慢的将你过去的事情推理出来,帮助你一点一点的把所有的人,所有的事情记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对了,那个黑七冲到了我的家里,然后我们弄洒了一瓶药剂……再然后……我带伢伢去过一个步行街,进了一家咖啡店……啊!对了,我想起来了!那家咖啡店叫日巴克!我应该在那里工作!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陈潇忽然激动了起来!!

    他的脑子里,伢伢成为了一个坐标,而以伢伢为中心,所有的场景,人物,事情,原本模糊的地方,一点一点的清晰了起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到底跑到这里来做什么!难道只是偷偷来看看明月的家族么?”

    老田冷冷的丢掉酒瓶,他的脸颊依然红肿,抬起眼皮盯着JOKER。

    JOKER却侧着头,眼睛望着远处后山的方向,微微有些出神,他仿佛侧耳在倾听,眼神里一点一点露出笑意,低声自语道:“嗯,果然起作用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感觉不到的。”JOKER摇头:“老田,你不是精神系的异能,这是你天生的缺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老田冷冷道:“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?是来找陈潇那个小子的?服务社还不肯放过他么?还是……你专程来抓史高飞那个被你们服务社通缉的家伙回去?又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服务社的事情,我一般不太过问了。”JOKER摇头:“史高飞的事情,我并不想插手。他现在不是很逍遥么?有你在,就算被通缉,也没有人能在你身边抓走他,除非是我出手。至于陈潇那个小子……嘿!你们在日本闯的祸太大了,现在他最好不要公开露面。现在几大组织在和各个国家谈判,新的国际法案很快就会出台。而陈潇闯了那么大的祸,这种时候,不管怎样,他都不适合露面,一旦他露面了,日本方面知道了他是害得他们这么惨的罪魁祸,一定会找他算帐的。而我们现在和各个国家,欧盟,美国,日本等等国家都在谈判,这个时候,实在不好得罪他们,我更不想把陈潇这个家伙交出去……他现在本事这么大,也没有人能制服他,所以他最好躲起来,等法案的事情有了定论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?我可不信你是无聊跑出来游山玩水的。”老田警惕的盯着这个和自己斗了一百年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JOKER笑了笑:“你知道,我的异能可以掌控时间的,对吧?我知道那个小子一定失忆很久了,所以,我跑来看看他,顺便……给他送了一个记忆的坐标。”

    老田皱眉,想了想之后,忽然眼皮一跳:“我明白了……是你把伢带走,送到陈潇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嗯,你猜的不错。”JOKERR点头:“我这个可爱的女孩子身上动了点儿手脚,留下了一点特殊的精神力,然后……只要陈潇一见到她,她就会变成诱陈潇恢复记忆的一个……记忆坐标!”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